当前位置: 首页
> 专题 > 智慧城市与信息化 > 2018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> 典型案例

山东泰安2.11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

文章来源:威海市大数据和电子政务管理中心
发布日期:2018-09-14 10:01
浏览次数:
字号:[ ]

今年3月,肥城市局先后两次组织120余名精干力量,兵分60余路抓捕组奔赴北京、黑龙江、广州、江西、江苏、贵州、云南等18个省市,行程20万余公里,将涉案的75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。犯罪嫌疑人到案后,均对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供认不讳,经初步查明,该犯罪团伙涉嫌买卖公民个人信息300余万条,涉案价值800余万元。

获取线索,精细部署

今年以来,肥城市局深化“网警+X一体化作战”工作模式,丰富、完善网络犯罪侦察模型,破获了一批有影响的网络犯罪案件。特别是在公安部“净网2018”专项行动部署后,我局紧紧围绕专项行动确定的打击重点,迅速掀起了破案打击攻势。2月11日,网安大队民警在日常工作中发现昵称为“洋洋商贸”的虚拟身份在网上大量发布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的广告,“业务范围”涵盖了手机机主信息、公民征信、物流信息等,民警随即立案侦查。

按照“网警+X一体化作战”工作模式,多警种联合上案,通过对涉案网上线索进行深入分析研判、扩线经营、层层抽丝剥茧,民警确定于某某(男,31岁)是个人信息买卖“地下产业链”中一名生意火爆的“中间商”,数量庞大的个人信息都通过于某某进行集散交易,信息类型也包含了机主信息、征信信息等6大类,全部明码标价,还能根据需求进行提供“私人订制服务”——买家可以直接向中间商提出精准需求。

循线深挖,理清黑色链条民警以于某某为核心突破口扩线分析,摸清了6大类个人信息买卖的利益链条。该团伙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涉及手机定位、物流信息、电话查询、机主信息、学籍档案、征信记录等6大类。其中物流信息、机主信息、学籍档案等属于非常廉价的“基本款”,目前比较热门的信息有手机定位、个人征信等,尤其以手机定位数据最为昂贵,每条180元至300元不等的价格。经中间商、代理层层加价,可以达到每条3000-6000元。手机定位服务甚至可以“包月”,该案中提供手机定位信息的源头以每月1000元的价格租赁定位服务管理系统软件服务,包括卫星图和平面图,定位精度在几十米至几百米之内。

专案组民警循案追踪溯源,敏锐感知,整理出了结构清晰、层次较为完整的犯罪链条。其作案过程是:于某某通过网络打广告收单,然后将客户查询需求报给上线,上线将查询结果拍照通过网络发给于某某,于某某再通过网络转发给客户,客户将钱通过第三方支付的方式转给于某某,于某某再和上线进行结算。客户需要什么新鲜信息,上线中间商就从源头那里搞来什么信息,精准、高效、便捷。而所有信息源头联系的中间商,为安全起见一般只有一人到两人,这些比较顶端的中间商下边还有多个分销商,多的话有六七层。而且各行各业中,对于社保信息、快递信息、手机定位、学籍信息、机主信息等在内的多个个人信息都有较大的需求量。各行业中的内鬼和他们信赖的中间商相互勾结,各取索需,各中间商之间相互交织,形成了错综复杂的交易网格。

比如说,有部分催收公司需要查询某人名下的电话号码,于某某就会联系贩卖电话信息的上线中间商,上线中间商再通过通讯运营商内鬼查询信息后加价卖给于某某,于某某再加价卖给催收公司。从内鬼到销售的末端,一条信息价格能翻几倍。所以说这个行业,除了本身的犯罪风险外,没有任何成本,利润非常大,有些中间商每天纯获利能达到万元以上。在利益的驱使下,只要是能接触到公民信息的行业或岗位,就有出现“内鬼”的潜在可能,这些内鬼利用职务之便,就能轻松获取信息数据,严重危害公民隐私安全。

集中收网,全链条打击

为了实现对该犯罪团伙的全链条、源头式打击,民警没有贸然行动,而是继续对案件进行深入的证据固定,通过梳理,共发现9条个人信息贩卖链条、信息源头19个。抓捕时机成熟后,3月7日,专案组组织60余名精干力量兵分30余路抓捕组奔赴黑龙江、广州、江西、江苏、贵州、云南等18个省市,行程10万余公里,开展了集中收网行动,在一周内将涉案的42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。4月23日,专案组又相继抽调精干力量兵分30余路奔赴广西、北京、广东、安徽、云南等15个省25地市,行程10万余公里,开展了第二次集中收网行动,在四天内将涉案的3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。犯罪嫌疑人到案后,均对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供认不讳,经查明,该犯罪团伙涉嫌买卖公民个人信息300余万条,涉案价值800余万元。
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