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> 市情 > 乡村记忆

文登市米山镇

文章来源:威海市地方史志办公室
发布日期:2009-04-06 16:48
浏览次数:
字号:[ ]


  米山镇位于文登市西郊,镇政府驻横口村,面积85平方公里,辖44个行政村,2.6万人。
  今米山镇境域清末属迎仙都;1941年12月属文西县长山区,1962年置米山公社;1984年3月,撤公社设米山乡,1989年3月改称米山镇。该镇历史悠久,文化底蕴深厚,境内名胜古迹较多,物产丰饶,素有“稻米堆成山”的美誉。
  米山,原名“蜜山”,位于母猪河西畔,海拔129米,面积34万平方米。相传明清以前山上多野生蜜蜂,蜂蜜颇丰,故名“蜜山”。另据世代口传,母猪河东岸横口村北有一土 名“面”,与“蜜山”隔水相望,取“米面成山”之意,故将“蜜山”更名为“米山”,象征母猪河两岸为米面之乡,富饶之地。境内米山水库,是一座兼农业灌溉、城市供水、水利发电为一体的大(二)型水库,担负威海、文登两市百余万人生活和经济社会发展用水,是南水北调的东线枢纽工程。


  ■南庄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位于米山镇■南庄村西北约400米处,属丘陵半坡地。发现于1984年,遗址东西长约300米,南北宽约250米,呈圆形,总面积约7.5万平方米。遗址南半部分已改造成梯田,大部分被破坏,文化层较薄,多为地表残片陶器,大多失去棱角。北部大部分还保存较好,顶部地貌保持完好,地表少见遗物和遗迹。遗址中部东段有一水冲断崖,高约2米,其中1米左右为黄褐土层,内含少量陶片和红烧土块。黄褐色土层下面是50厘米左右的灰褐色土层,内含陶片、红烧土块较多,并有大量石器。再下一层是流沙层,流沙层下是原始土层和酥土层。遗址北部只在部分水沟中见到部分红烧土,地表未见遗物遗迹,很难划清边缘。采集的标本文物主要有石斧、石锤、石磨棒以及鼎足、器把手、盆口、鼎口等陶器和陶片,陶器、陶片多为夹沙红陶,部分为夹沙褐陶和夹沙黑陶。从采集的石器和陶器、陶片的标本看,石器较粗糙,陶器多为泥条盘组制陶,分析遗址为新石器时代中早期。
  长学山书院遗址位于今米山镇长山村东北。长学山书院,原名康成讲堂,由东汉经学家郑玄创办于延熹年间,距今已有1800多年的历史,1941年夏毁于战火,今遗址虽在,仅存残基青砖。据村中八旬老人回忆,原书院占地面积10余亩,三进院落,曾是当地的庙堂和书堂。抗日战争期间,因日军占为据点,被抗日军民焚毁。庭前两棵胸径逾米的古银杏树毁于“文革”初期“破四旧”运动。
  郑玄(127~200),字康成,东汉北海高密人,经学家。曾西入函谷关拜著名古文经学家马融为师。延熹九年(167年)学成归来,郑玄返回家乡高密后,因家贫无所依,便携亲友流落到昌阳境内的长学山。见这里“西接昆嵛,东俯昌水,南揖苍海,北据甘泉,土地肥沃,民风淳朴”,遂将此作为寓居之地,垒石屋建造“康成讲堂”,招弟子创“长学书院”。他耕读潜修,治学授徒,遂使此地文风日盛,历久不衰。郑玄在文登共收弟子上千人,形成了郑氏学派和“东鲁学风”,奠定了“文登学”的深厚基础。他注解的古文《尚书》,共百余万言,集汉代经学之大成,长期被作为官方教材,对中国文化的流传做出了重要贡献。郑玄41岁到米山,在此生活了17年,主要成就都是在米山完成的。他的学生多为饱学之士,开馆授徒,代代不绝。
  为纪念郑玄的功绩,自明洪武年间起,其木主牌位被文登人供奉在乡贤祠中。在被供奉的26位乡贤中,郑玄是唯一的寓居人士。如今他耕种过的田地被称为“郑家岚子”。他与其亲属居住过的地方被称为南郑家庄和北郑家庄。即今米山镇南郑格和北郑格村。村民们世代习惯在房前屋后栽植一种长而有韧性的草,被称为“康成书带草”。
  长山将军古墓遗址位于米山镇长山村。2006年5月20日,米山镇长山村村民在铺设自来水管道时,出土了元中期征东招讨使、宣武将军管军总管刁通的4块残石碑。经文登市文物管理部门现场鉴定,墓碑对研究刁通生平及当地历史沿革具有较高学术价值。这4块墓碑,长约1.1米,宽约0.3米,厚约0.2米,除有明显的横断痕迹外,纵向亦被完全劈开,但碑面上的文字清晰可辨。在一块石碑上,断断续续可以看到这样一段文字:“述之公讳通,字叔达,文登长孝山阳人也,世以农业为生”等。据村中知情者说,完整的石碑起初安置在村北的刁家坟地里,“文革”期间被劈成多块,后被村民铺街,日久便沉没于地下。
  刁氏在长山村势力很大。刁氏墓地占地面积超过40亩,至今墓地遗址随处可见风化的石狮、石狗、石龟以及石椁等。在杂草丛生的地堰上还能找到一些局部的龙纹石刻。墓地南有石坊,甬道两侧依次是石狗、石狮和石人,刁通墓前竖立两通大理石石碑,碑体正反两面均有字。墓碑后面是刁家坟墓。圣旨碑碑头高80厘米、宽60厘米、厚22厘米,碑头周边有双龙盘护的石雕,中间正反两面刻有字体不同的“圣旨”二字。雕刻工艺细致入微,精巧别致,纹路层次分明,凸现古朴风韵。该碑头原在刁通墓地,后存放于该村学校,现被文登文物所收藏。



  刁通,字叔达,文登长孝山阳(今米山镇长山村)人。出生于南宋末年。时值乱世,慨然从军。元至元六年(1269年),元军攻取襄、樊二州,刁通应征参战,元丞相阿术选派骁锐精兵300余名,交付刁通总管,充任先锋部队。至元七年(1270年),于湖北省襄阳府方北县与南宋军队作战大胜。至元十三年(1276年),擢升宪武将军总管,兼管领东征汉军招讨使司事,佩带金符,镇守扬州。刁通用兵神机莫测,战术变化无常,曾东逾日本,南抵琼崖诸岛,从征30年未尝败北。其长子刁怀宝,为世袭招讨使。
  老埠古墓群位于米山镇老埠村西北约1000米处。发现于1984年,当地群众称之为石坟子。墓地处于丘陵东坡近下脚,可见墓区南北约78米,东西46米,总面积约为3600平方米,现为一片刺槐林,西为丘陵梯田,墓地后一条季节性河流由东向北绕丘陵顺流而下。
  墓地可见墓葬11处,其中石墓8处,砖墓3处。石墓为圆球形塔式,地面上球形因年代久远,全部倒塌,乱石遍地,如今只见圆形的墓基,直径为1.5米至1.8米。所用石料为麻砂石,大多风化,但弧形的制作工艺仍清晰可见。其中一处石墓已露出底下墓石墓穴。墓穴由四大块石板砌成,底宽上敛,纵切面为梯形,上压一块大石为盖。砖墓的地上建筑与石墓的墓穴形状相似,墓顶的球形建筑已倒塌,只剩下60厘米高的墓基。墓基呈八角形,每角面长70厘米,分砌成两个对称的砖框,框中是一块带有花纹图案的方砖。墓砖的规格为长28厘米、宽12厘米、厚4厘米,填砌料为白石灰膏。因砖墓地下部分保存完好,具体情况不得而知。
  据当地群众介绍,墓区内墓数很多,1958年曾扒掉了七八个石墓,墓中的土又黑又湿,黏度很大,没有扒到底就放弃了。在紧挨墓地的东南面,有一个大墓冢,很气派,有石人,石马,石羊。土堆早已平掉,现在只有一个略高于地面的丘台,直径约16米。据文登文物资料记载,该地为元代古墓群。
  母猪河是文登市第一大河,主流长58公里,流域面积1278平方公里,是威海市流域面积最大的河。源起昆嵛山余脉,纵穿文登市九个乡镇,终至宋村镇姚山头入海,沿河岸突起管山、米山、撇穗山三座孤山。母猪河自古以来就是昆嵛大地的母亲河。有关她的传说历千年而不衰。
  相传,玉皇大帝一时兴起,令二郎神子夜下凡,置山设水造福人间。酒意正浓的二郎神肩挑两座山,手提一座山,腾云驾雾急赴人间,恍惚之间,破晓鸡鸣,惊得他手一紧,系山的绳索砰然而断,所提之山顿时坠落云头。二郎神急忙降云落担,将三山等距离分置,北山面南背北,隐隐有君临之势得名管山,南山有二郎神随手撇下的系山绳索而得名撇穗山,中间一山因跌损严重石碎如米得名米山。
  三山定位,二郎神顺手抄起扁担在三山脚下开掘泉眼,并顺势划开河道直通南海。望着滔滔泉水汇流成河,忽觉河道狭窄,有意重整,奈何鸡鸣三遍,已到归天时限。急切之间,见一母猪夜游至此,遂封为守河仙猪,命其拱疏河道以免泛滥成灾,祸及当地百姓,母猪河因此而得名。
  又传,仙猪生有十八子,产后不久,有一云游妖道至此,眼馋风水宝地想据为己有,便挥舞石剑施妖行法,一时间风沙四起,沿岸百姓苦不堪言。仙猪施收沙法与妖道抗衡,并令其十八子各开河道与妖道斗法,现今的十八条支流由此而成。次日晨,当地百姓发现米山脚下突起一大沙岭,形如巨猪,方知仙猪为保一方平安,已与妖道同归于尽。
  “母猪河,十八个奶,走一走,甩一甩”,通俗的民谣,形象地表现出仙猪率子护河的悠闲与自得。但自护河仙猪逝后,母猪河经常泛滥成灾。1958年文登人民“战山河”,在米山脚下修建了山东省三大水库之一的米山水库,从此,母猪河畔成为小有名气的鱼米之乡。


  珍奇古腊树。米山镇老埠村内有一棵珍奇的古腊树,村人视为老祖。据史料记载,明朝嘉靖年间郑姓在此建村时即有腊树,距今近600年树龄。古腊树丈余高,两人合抱粗,内有直径8寸的树洞。腊树属条科,是编制筐篓的好材料,亦可做木叉,名动天下的少林棍就是腊木的,能长成如此大树实属罕见。1994年,好奇的孩童将火种投入洞中,顿时烟火窜出洞口,约半个时辰自灭。令人称奇的是,腊树依旧枝繁叶茂,足见生命力之盛,无怪乎历数百年而不衰。(谷昭永)
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