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> 市情 > 乡村记忆

文登市脉田村

文章来源:威海市地方史志办公室
发布日期:2009-04-03 15:03
浏览次数:
字号:[ ]


  高村镇脉田村位于高村镇政府驻地东6公里,隆高线北2.5公里处。村四周高,中间低,因其山有九脉,呈九龙聚会之势,遂得名脉田。村占地4730亩,人口890人。
  明中叶,伯姓由今荣成赛前来此建村。清初,殷姓自集西,原姓自荣成原家先后迁入,于、王、张、赛、孙诸姓相继来此落户。该村历史悠久,其中脉田糖瓜久负盛名,古文化遗址、村西古木、马家园的传说、金山羊的故事等独具特色。
  “脉田糖瓜”之由来。相传战国时期,著名军事家孙膑和庞涓师从鬼谷子同师学艺。期满,鬼谷子欲试二人才艺,遂出题测之,题目之一是:让二人用日常五谷杂粮,制作一种食品,要求浆上来浆上去。庞涓求成心切,匆匆将黄豆置于温水,浸泡膨发,倒入磨斗,推研成泼,用帆布包袱挤压出豆汁浆沫,再加热成洁白的豆浆,点加卤水,浆汁凝固成豆腐脑,再舀于铺垫帆布包袱的扁圆柳条筐中,稍事挤压,便成鲜嫩润滑的豆腐。庞涓得意间,成形的豆腐却回不到浆汁中去,鬼谷子笑而不言。孙膑则选一升大麦,也加入适当的温水发酵,待颗颗子粒抽出指长的嫩芽,置于磨中研成糟,再用孔眼较大的粗布包袱捺压液汁入锅,点火加温,浓缩成浆,凝成糖稀,扯之成丝成绺,待次日凌晨三四点钟,火势不减,一人趁热自锅中扯一绺糖稀,一人手持麻丝,借清晨寒气,绞勒出一块块、一段段,圆鼓修长,粗细如同胡萝卜状的小糖瓜,而糖瓜遇热又变成粘稠的糖稀,鬼谷子见状,默然颔首。这就是在当地广为流传,男女老少耳熟能详的关于糖瓜的来历,村人称之为“浆上来浆上去”。


  脉田糖瓜久负盛名。相传明崇祯年间,伯姓村民闯关东学得麦芽糖制作技术,回村后,组织族人成立制作麦芽糖瓜的小作坊,每年冬闲制作麦芽糖。此后,村中许多人学会作糖瓜。脉田糖瓜甘甜脆酥,入口即化。清嘉庆年间,就驰名胶东。清末,制糖作坊发展到6处,从业者50多人。后脉田糖瓜不仅受到当地群众青睐,而且大量销往威海、烟台、青岛、荣成等地。1990年,制糖作坊9家,从业人员120多人,年产糖瓜1.5万公斤,成为农民致富的重要副业。 
  脉田大汶口文化遗址位于脉田村正南。遗址面积约10万平方米,1989年5月,被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在文登市6处同类型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中,面积最大,文化积淀最厚。1992年8月,山东省人民政府在此立碑定界,重点保护。遗址中曾发现新石器时代古村落遗迹,有陶片、鼎足、石器、先民们生活遗弃的活土、居住过的洞穴及活动场所。地表现已成良田、沟渠、果园和小路,四季被小麦、玉米、花生、园地所覆盖。
  “马家园”的传说。村东北200米,有高约10米环台状岗丘,村人称之为富台山。山脚下有一条东西路,沿路东行大约100米,路北有一处200亩的平地,俗称“马家园”。当地有个水淹马家园的传说。相传,很久以前,马家园有个财主马员外,富甲一方。马员外有个儿子不务正业,整天游手好闲,惹事生非。马家为炫耀家业,特意喂养一百匹马,一百头骡子,一百头牛。马公子常与家丁骑马驱牛,横行乡里。富台山脚下有一处黑龙潭,水极清幽,深不可测。马家常役牛逐马,到潭里饮水涤足,每至此,潭水被搅的浑浊不堪,村人不能用。一日,富台山上富员外两个女儿结伴来山下黑龙潭洗衣服,刚洗了一会儿。只见远处马腾牛奔,尘土飞扬,一群骡马跑到潭边,跃入潭中,嬉水畅饮。顿时,潭水混浊不堪,富家两姐妹花容失色,呆立岸边。马公子见状,嬉皮笑脸,竟上前动手动脚,富家大小姐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,马公子恼羞成怒,指使家丁欲抢两姐妹回府。富家两姐妹双双跳进潭中,变为一对白龙。此潭乃东海地脉行经处,水源旺盛,经年不涸。事后马家仍驱牛逐马,来此饮水搅闹。潭中白龙气愤不过,每当马家骡马进潭饮水时,便择机拖一只至潭深处咬死,送入东海喂鱼。日复一日,马家发现这一端倪,为不使骡马频遭伤害,竟在马头牛角绑上尖刀,驱入潭中。白龙姐妹竟被牛头上的尖刀戮破娇躯。疼痛难忍的白龙姐妹腾空而起,万里晴空顿时乌云密布,雷电交加,倾盆大雨狂泄而下,惊慌失措的马公子被四散狂奔的牲畜践踏而死,百亩马家园自此湮没。
  金羊镇邪的传说。村西北,有一座长满松树的山岗,是全村地势最高处。山顶有块岩石,岩石上有8只至今仍清晰可见的羊蹄印。村人中自古流传着金羊镇邪的传说。相传,伯姓定此,诸姓迁入,村庄初立。人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后来人们发现村西北林丰草茂、鸟语花香,地里长出的庄稼穗大粒饱,汁香味美。但不知何时,出现了令人惊异的怪现象,每到夏秋之际,稻丰谷熟,满山金黄之时,便自西南突来一片乌云,行至村西,狂风肆虐、电闪雷鸣、大雨倾盆,瞬时,田毁地损,丰收的庄稼顷刻化成泥土。村民以为上苍怪罪他们处福地无诚意,遂杀猪宰羊,沐浴而冠,夏秋之际,摆案设几,聚首山下,焚香祭奠,跪拜祈祷,以期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但天不遂人愿。村人茫然,然仍年复一年,祭拜不辍。


  有一年,正当稻黄谷丰时,人们正忙于祭奠祷告,又见西南乌云骤起,翻滚而来。村人正惊悚间,忽见村北山顶祥云朵朵,瑞气四射。彤云起处,金光闪闪,两只金羊昂头扬蹄,望南而鸣,西南乌云瞬时消逝。云头落处,恰在山顶青石硼上,村民纷纷焚香叩拜。自此,村西北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知县闻知,认为金羊石下定是风水宝地,遂决定将祖坟迁移至此,荫被子孙。遂令衙役掘其祖坟,千里迢迢,运抵羊山,择日动土。刚刚挪动石硼,猛听到“咩”“咩”两声羊啼,只见羊山上空浓云骤起,狂风大作,暴雨如注。风雨过后,县令衙役都不见踪影,只有青石硼前一棵松树枝上挂着一只衙役靴子。石硼上留下8个深浅有致的羊蹄窝。如今,人们还能在羊山顶上一一数出。
  沿脉田村西小道前行280米,有一古灰枣树,树高18.4米,冠径16米,树干胸径逾1米。主干起6米分伸成四大次主干,成枝向上,各撑一方枝叶。盛夏时节,枝繁叶茂,状如华盖。隆冬来临,犹如一只硕大无比的蘑菇。村里老人讲,建村时就有这棵树,据今约500多年。枣树虽常遭雷击电灼,但至今仍活力旺盛。年末岁初,人们都要在顶干枝丫处挂满红布条、红绳结,祈福盼吉祥。(邢华军 王淑君)
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